煎饼好喜欢猫

日常,喜爱删po。
幸会。

一年又一年,一天又一天,这破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

迫切想写东西,但死活写不出东西,难受

看美好的东西有助于缓解心情

糖葫芦

@🔻 



是一个关于脑回路的故事。
许昕的脑回路可能一直跟别人不一样,小时候人人都说他长这样好看的手该是去学钢琴的,他却义无反顾地去学吉他,胶布缠得满手都是。
许昕虽然近视,可他很喜欢观察周围形形色色的人。他家离学校远,上学坐很长时间的地铁,地铁上来往的人很多。有时候看到红眼圈的青年人,就会想他是昨晚上熬夜加班,还是失恋了。又有时候看到矍铄的老年人,就会想他是要去买花,还是去公园跳舞。许昕想象力极丰富,常常编出许多故事来,写在作文里,常常受表扬。
这次许昕不再坐地铁了,因为他升了高中,家离学校近了些,只需挤几站公交。
今天是新高中的第一天,昨晚下了整夜雨,现在的天初霁,晓光刚从云缝里跑出来一些。
他投了币上车,立即被人堆往后挤,踉踉跄跄地抓住一个扶手才站稳。
车辆启动了,许昕下意识往周围看,注意到站他前面一个男孩穿着校服,跟自己的一样,看来他们是一个学校的。这个男孩手里攥着一串糖葫芦,车辆摇摇晃晃,男孩的后脑勺摇摇晃晃,糖葫芦也摇摇晃晃,裹着的糖衣在光线下亮晶晶的,鲜红的色泽很是诱人。许昕嗜甜,忍不住吞咽口水。男孩好像故意诱惑他似的,也不去吃,只举着糖葫芦看,许昕瞥到男孩的侧脸,他眨巴眨巴扇子似的睫毛歪着脑袋。
许昕特别急,他此时恨透了他的想象力,因为他已经开始想象糖葫芦入嘴甜滋滋的味儿了。他使劲瞪着那个男孩,可是男孩没注意看他的目光,仍旧兴致极好地观察这串糖葫芦,就像在欣赏珠宝。
这时候公交的提示音响起了,前方到站是学校。人渐渐往后门涌来,许昕和那个男孩也快被挤开,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。许昕大概是急中生智,他一把抓住那个男孩的手臂让糖葫芦串往他这边倾斜,然后伸长脖子张开嘴,咬下最顶上的一颗山楂。
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,男孩瞪大了他又圆又亮的眼睛愣在原地,而许昕随着人群下了车。
那男孩拼了命的往前挤,却也没能挤下车,他隔着透明的门狠狠地瞪着许昕,甚至用糖葫芦串指他。
许昕望着门内的男孩,抱歉地瘪瘪嘴,不过现在离规定报道的时间还早,他也没有太多歉意,只是嚼着糖葫芦的糖衣,开心地听着咔嚓咔嚓的声响。糖葫芦的味道不错,他怀念起幼时跟北京的表哥在胡同里吃糖葫芦的时候,那时的糖葫芦也是这般漂亮,只是因为现在的感觉鲜活,许昕甚至觉得这串葫芦的味道更甜些。他望着远去的公车,阳光的光线反射过来,许昕眯了眯眼睛,但嘴角却挂着笑意。他似乎一点不觉得自己吃一口别人的糖葫芦有多荒唐,哼着歌走进了校门。

非常想学嘎的穿搭!太适合咱们高个女孩儿了!

人生能有多惨呢。

买一份牛奶冰,结果太多了,没有人帮我吃,为了不浪费,舌头冻僵了都得往下咽。

在商场的大理石地板上滑倒,没有人扶我,只有自己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掉。

刘海长长后一直没剪,上课遮眼睛拿夹子随手别住。洗手的时候照镜子被自己没刘海的大脸吓得胆战心惊。

走在路上看见商铺橱窗里我的倒影正在感叹“还好还好我还有腿子能看”的时候走过一个穿jk制服的漫画腿神颜美少女。

喧闹的十字路口所有的车都朝我按喇叭。

没有男朋友。

虽然大吃了一顿,但还是希望今天能瘦三公斤💓

加油吧,都加油吧,总会好的。

是战士